May 23, 2009

麵包店中的十大酷刑

麵包店是一個皇宮。
我是一條生命麵包,在烘爐的肚子裡發育成長,出生後便被拖上刑場,
準備接受滿清十塊酷刑,切成十塊……切成十塊。
但聽說菠蘿包犯了欺君之罪,因為明明是菠蘿包,裡面卻沒有菠蘿,所以要接受煎皮酷刑,
把面皮一塊一塊削下來,比我更慘。
菠蘿包又說自己不是最慘的,自己起碼是熱血的青年,比那些被打入冷宮的西餅幸運。
西餅佳麗又說自己縱然被打入冷宮,但仍有清醒的腦袋,
比患了暴發性癲狂症的的後宮布甸(暴癲)幸運。
布甸說:「哇哇哇!嗚嗚嗚!?(在發狂)哇哇哇!嗚嗚嗚!」
那邊又傳來哭泣的聲音,是雞尾包的聲音。他犯的是甚麼罪呢?
「是文字罪啊,因為雞尾和雞屁股的意思有關,裡面還有黃色的液體流出來,你說大不大罪?」
我們只好眼巴巴看著雞尾包尚有餘溫的內臟從雞尾流出來,死狀恐怖。
原來雞尾包還未死,他在臨死說了一句話──「我……我……我不是最慘的,腸仔包才是,他……他要接受……宮刑……」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