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 2, 2009

6個高智商冷笑話

跟朋友聊天,說起他的一個書呆子老師,每次被女學生打招呼,臉色總會由曹操變為關公。這種窘迫裡透著一股子可愛(其實這種家伙壞著呢,『陰壞陰壞的』,哈哈)。與此類似,理科生上來一股子『科學氣』,也是可愛得緊呢。

1

工程師、物理學家和數學家同時接到一個任務:將一根釘子釘進一堵牆。
工程師造了一件萬能打釘器,即能把任何一種可能的釘子打進任何一種可能的牆裡的機器。
物理學家對於榔頭、釘子和牆的強度做了一系列的測試,進而發展出一革命性的科技——超低溫下超音速打釘技術。
數學家將問題推廣到N維空間,考慮一個1維帶扭結的釘子穿透一個N-1維超牆的問題。
很多基本定理被證明……當然啦,這個題目之深奥使得一個簡單解的存在性都遠非顯然。


2

一位農夫請了工程師、物理學家和數學家來,想用最少的籬笆圍出最大的面積。
工程師用籬笆圍出一個圓,宣稱這是最優設計。
物理學家將籬笆拉開成一條長長的直線,認為圍起半個地球總夠大了。
數學家好好嘲笑了他們一番。他用很少的籬笆把自己圍起來,然後說:『我現在是在外面。』


3

物理學家和工程師乘著熱氣球,在大峽谷中迷失了方向。
他們高聲呼救:『喂——!我們在哪兒?』
過了大約15分鍾,他們聽到回應在山谷中回蕩:『喂——!你們在熱氣球裡!』
物理學家道:『那家伙一定是個數學家。』
工程師不解道:『為什麼?』
物理學家道:『因為他用了很長的時間,給出一個完全正確的答案,但答案一點用也沒有。』


4

常函數和指數函數e的x次方走在街上,遠遠看到微分算子,常函數嚇得慌忙躲藏,說:『被它微分一下,我就什麼都沒有啦!』指數函數不慌不忙道:『它可不能把我怎麼樣,我是e的x次方!』
指數函數與微分算子相遇。指數函數自我介紹道:『你好,我是e的x次方。』微分算子道:『你好,我是d/dy!』


5

物理學家、天文學家和數學家走在蘇格蘭高原上,碰巧看到一只黑色的羊。
『啊,』天文學家說道,『原來蘇格蘭的羊是黑色的。』
『得了吧,僅憑一次觀察你可不能這麼說。』 物理學家道,『你只能說那只黑色的羊是在蘇格蘭發現的。』
『也不對,』 數學家道,『由這次觀察你只能說: 在這一時刻,這只羊,從我們觀察的角度看過去,有一側表面上是黑色的!』


6

一天,數學家覺得自己已受夠了數學,於是他跑到消防隊去宣布他想當消防員。
消防隊長說:『您看上去不錯,可是我得先給您一個測試。』
消防隊長帶數學家到消防隊後院小巷,巷子裡有一個貨棧,一只消防栓和一卷軟管。消防隊長問:『假設貨棧起火,您怎麼辦?』
數學家回答:『我把消防栓接到軟管上,打開水龍,把火澆滅。』
消防隊長說:『完全正確!最後一個問題:假設您走進小巷,而貨棧沒有起火,您怎麼辦?』
數學家疑惑地思索了半天,終於答道:『我就把貨棧點著。』
消防隊長大叫起來:『什麼?太可怕了!您為什麼要把貨棧點著?』
數學家回答:『這樣我就把問題化簡為一個我已經解決過的問題了。』

No comments: